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自称毕业于Top3大学的一定不是清北的毕业生?

起源

今天是新博客正式开张的日子。距离关闭之前的博客有好几年了。很久以来,我一直觉得博客已经是一种落伍的媒体形式。但是自建博客的便捷性又让我改变了主意。平时遛狗,吃饭,发呆没事的时候,我总喜欢刷刷新近发表的论文。我常常不懂具体怎么回事,但是外行看看也觉得颇有趣味,也喜欢看到好玩的发到网络上分享。但是各大社交网站的字数限制总让人有一种带着镣铐跳舞的感觉。当然了,镣铐并不限于字数而已。最近微信平台的风波让我觉得自建博客不但能够更好地保存自己在网络上的记录,或许还能够以自己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力量,推动社交平台的去中心化。我并不是假设自己有多么大的力量,只是觉得自己不能够再问心无愧地在某些高度中心化的社交平台上写字了。

这就是这个博客开启的缘故。它支持直接的页面访问,支持RSS,也支持邮件订阅。还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今天是第一天,让我炒一炒冷冷饭,放三则我一直很喜欢的研究。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自称毕业于Top3大学的一定不是清北的毕业生?

人生中时时有一些有趣的现象,比如说:

  • 上来就自称985毕业的一定不是清北复交的学生(对的,我全家都是浙大的,应该能黑我浙吧~顶锅盖逃)
  • 庆贺找到了BAT工作的,九成是签了百度合约的码农
  • 吹嘘自己辞掉投行金领、百万年薪的,一般是税前薪水要先换算成人民币,再四舍五入才到百万的投行分析员

这份和许多其他的研究显示,最在意自己相应的团体身份的人群,往往正是刚刚勉强够格的人群。比如说清华北大才不在意985,比如说浦东机场才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国际机场”。对吧?反面的例子我就不举了,免得大家尴尬。

关于抑郁这件事

说完了不正经的,让我来说说正经的。在豆瓣上刷,常常看到豆友描述自己跟抑郁或者其他精神疾病斗争的故事。有时候想:“到底抑郁症有多常见呢?”

一份对数百人的调查发现,仅仅17%的受访者没有短期或者长期地经历过抑郁症、焦虑症或者其他精神疾病。WHO的研究也宣称,全球大约有三亿人身患抑郁症。

类似的研究总体认为:各类精神疾病,特别是抑郁症和焦虑症,已经是一种极其常见的病症,大家身边全都是病友。没有必要觉得自己得了什么“不正常”的病,需要偷偷藏起来。这年头,从数据上说,几乎是得病才是“正常”。社会和个人以更加积极主动的态度提供支持和相应的治疗才是正确的做法。

坐等青年早逝

很多研究显示,不规律的作息时间对身体特别有害。比如说,对于经常需要在日班夜班之间颠倒的倒班工作者的研究就非常全面。早在2007年,WHO的下属组织就宣布倒班是一种2A级别的致癌因素。对相关研究的整理和元研究也显示倒班可能会导致心肌梗死风险上升20%,缺血性中风风险上升5%。

然而,并不是只有倒班才会导致不规律的作息时间。比如说每到周末晚睡晚起,导致一周要调整一次“时差”,一样是不规律的作息时间。一份全新的,刚刚公布的研究显示,在控制了睡眠质量以后,每一小时的“周末时差”可能会导致心脏病的风险上升11.1%。同时,“周末时差”可能会降低受试者的整体健康程度,导致疲惫感和情绪低落等。

所以,还是周末一样早睡早起好啊!

(当然我相信熬夜写论文就算死了也算是捐躯,对吧?)

Photo credit: Frustrated by Jeremiah Licensed unde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