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是最接近因果关系的打孩子研究

种族歧视 美国政府的一份对联邦案件的新研究显示,在2011年到2016年之间,黑人男性获得的刑期比犯下同种罪行的白人男性平均要长19.1%.并且这个差别正在增加,而不是缩小。 这个数字已经控制了很多常见的因素,包括是否认罪、犯罪历史、年龄、教育和身份等。 创业中的性别歧视 一份对在线创投平台接近两万个初创企业的分析显示,由女性创立的公司获得融资的概率远远小于由男性创立的公司。数据显示,在控制了年龄、教育水平、经验等等因素之后,平台上的平均融资成功率是3.3%,而由女性创立的公司的融资成功率仅仅在在1.6%-2.7%。 作者考虑了各种的可能解释因素。这些因素包括女性创立的公司本身质量较差,男性投资者不懂女性创业领域等等。但是他们发现这些因素或者没有证据支持(公司本身质量较差)或者无法解释成功率问题(即使在和性别无关的领域,比如说生物医药,融资成功率依然有明显的性别差异)。 更加有趣的是,作者发现,在女性投资者投资的公司中,不论创业者是男性还是女性,创业失败的概率上没有统计学意义上的显著差别。但是在由男性投资者投资的公司中,男性创业者的创业失败概率显著地高于女性创业者的创业失败概率。研究者认为,这可能揭示了男性投资人偏向于投资男性创始人是出于性别,而不是处于财务的考量。 打孩子 一份分析极其辛苦的研究显示,打孩子可能的确会造成孩子日后的行为问题。 研究者们首先使用了对一份涉及超过1万名孩子,有全国代表性的孩子和其家庭环境的跟踪研究数据。 然后,

放开持枪是限制犯罪的最好做法吗?

持枪 市面上有一种流行的看法,即坏人总是能够获得枪支。所以好人也要合法持枪,武装起来,以抗御坏人的侵袭。这种说法有很多经不起推敲的地方,比如说很多犯罪(以及自杀行为)都是激情犯罪,十分取决于犯罪当时便利的情况和条件。不过一如既往,让我们说说数据。 这次,分别来自斯坦福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者花费了大量心力,整理了所有33个通过了Right-to-Carry (RTC)Laws的,也就是必须对没有犯罪记录、没有精神疾病并且受过基本训练的个人发放隐秘持枪许可的州超过十余年的数据,并且做出了以下研究成果: 首先,他们使用了四个市面上常见的模型。这些模型控制了其他和谋杀或者暴力犯罪相关的因素,但是他们都显示通过RTC法律和上涨的谋杀率和暴力犯罪率相关。 相关并不是因果。因此,这些研究者通过研究33个州通过RTC法律之前的暴力犯罪率、暴力犯罪相关因素、全国和各州暴力犯罪率的变化、以及未通过RTC法律各州的暴力犯罪相关因素的变化等数据,用算法模拟出了假设33州未通过RTC法律的情况下,暴力犯罪率的变化曲线。基于这些曲线,他们估测了通过RTC法律对暴力犯罪率的直接影响。 数据显示,平均而言,通过RTC法律,让几乎所有民众能够轻易地获取隐秘持枪的许可,可能导致所在州的暴力犯罪率上涨15%。值得一提的是蒙大拿州的暴力犯罪率上涨突破天际。 黑人持枪 当然,很多人会说,根据美国宪法,持枪是公民的权利。即使会导致一些负面效果,权利也是不可剥夺的。真的么?《大西洋月刊》

难民都是吃政府补助的寄生虫吗?

难民 国内的网络上有一种很奇怪的理解,即难民唯一的生存模式就是“吃你的喝你的”,无偿享用所在地政府的经济补助和其他社会性的帮助。难民就是改换了头面的寄生虫。 对大规模,长时间覆盖了美国难民的调查数据的分析则显示了一份不同的图景。进入美国的难民往往教育水平低,英语语言能力也差。刚刚进入美国的时候,他们的确极其依赖政府的帮助。 但是假以时日之后,青少年时进入美国的难民逐渐克服语言和文化的障碍,奋起直追,获得了近似于美国本土同龄人的高中毕业率。 成年时期才进入美国的难民则没有这么幸运了。毕竟年纪大了之后再要学习语言,融入社会是很难的了。但是多年奋斗后,难民们也获得了几近美国人水平的收入,同时依赖社会保障体系的难民人数也大幅下降。 因为难民在美国工作、生活,他们不可避免地要支付税款。诚然,难民刚进入美国的时候,政府需要支出大笔的安置、教育、社会保障费用。但是一般经过十年的奋斗,难民们当年缴纳的税款就已经开始超过当年相应的社会保障支出。当他们奋斗二十年之后,难民们总计支付的税款平均超过总计相应的社会保障费用约两万美金。 换言之,即使不讨论别的,光讨论难民的“生意经”,现有的数据也显示,在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里,难民总体是为政府收入做出了正面的贡献的。并不是所谓的“寄生虫”。 种族 在美国,越来愈多的警局开始强制要求警察在执勤的时候佩戴摄像头。研究者通过对执勤对话的研究发现,即使是控制了警察自身的种族、具体事故的严重程度等等相关变量,在对话中警察对黑人都极其不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