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的有人去研究冷水澡的效果

有没有想过冷水澡到底有没有效果?我小时候一直听冷水澡强身健体之类的说法。特别还辅以伟人的冷水澡故事,让小时候的我深信冷水澡必然有那么一点功效。不过冷水澡这种事情,一两次也就算了,长了也坚持不下来,所以我一直没有见证过传说中的效果。 没想到今天看到一篇论文,还真有科学家用随机实验研究了冷水澡的效果。这个实验总计招募了3018名18-65岁之间,身体健康,之前没有长期冷水澡经历的受试者。(注,之前的版本不小心说成了双盲实验,囧) 科学家把他们随机分配到洗30秒、60秒、90秒和不洗冷水澡四个组别,并且要求他们按照组别完成30天的连续冷水澡实验。之后,冷水澡组的成员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冷水澡时长继续进行60天的冷水澡实验。 结果研究发现,洗冷水澡时长不同的受试者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区别。洗不洗冷水澡的受试者之间几乎也没有任何区别。他们的身体和心理健康水平基本没有变化。 各个组别之间生病的时长也没有区别。有趣的是,冷水澡组的成员请病假的时间下降了29%。 研究者认为,可能虽然洗冷水澡没有实际效果,但是洗冷水澡给受试者心理鼓励:我洗冷水澡了,我可能更健康了、更容易从病中恢复了、更容易带病工作了等等。 所以,人生主要还是靠骗自己。 Photo Credit: Showering Little Tschuvon by Or Hiltch Licensed under CC BY-NC

严判犯罪反而会导致美国罪案上升?

犯罪 对总计42篇实验/分析严谨、影响重大的相关论文的整理发现,减少在押犯人数恐怕不会影响美国的犯罪情况。简单地说,把更多的犯人投入监狱里,给于他们更长的刑期,可以在短期里不让他们犯罪,但是却增加了他们出狱以后犯罪的概率。换言之,更严格地判刑是用长期犯罪上升换取短期犯罪下降。 同时,作者对42篇论文中的八篇进行了重复。结果发现七篇有严重的方法论问题,其中四篇需要重新解读。 抑郁 一份对一万名英国儿童的跟踪研究显示,到14岁,有抑郁症状的儿童比例惊人地高。约24%的女孩有抑郁症状,而约9%的男孩有抑郁症状。其中家境较好的儿童抑郁的概率较低。少数族裔的儿童抑郁的概率较低。 精液 对一千名男性的研究显示,体脂比和精子浓度和活性呈负相关。肥胖人群的精子总量、浓度、活性等都劣于不肥胖的人群。肥胖人群中少精症的概率也要高出不少。 吃 对泰国三百峰国家公园的长尾猕猴的研究发现,他们学会使用石头作为工具砸开各色贝类。按照目前的进展,很快一个长尾猕猴繁多的岛上的玉黍螺将被吃光。当贝类被逐渐吃光,长尾猕猴也将逐渐失去使用工具的动力和知识。研究者认为,进化过程中工具知识的传承取决于种群数目、资源的开采速度和对资源的保护。 Photo Credit: Behind (window) bars... by Samuel

女性较少取得科技(STEM)学位是因为女性太过全面发展?

STEM 大量的研究都显示,相较于男性,更低比例的女性获得科技(STEM)学位。一份全新的研究使用了加拿大安大略省超过40万名大学学生和13万名公立高中生的数据(包括他们的成绩单),并且进行分析。研究显示,女性较少取得STEM学位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男性基本只擅长STEM,而女性全面发展。 高中的成绩单数据显示,男性和女性完成STEM相关课程的比例基本相同,女性的平均成绩甚至要稍微高一些。但是,大学记录显示,相较于男性,更多非STEM领域的女性被大学录取。 换言之,男性只能做STEM,女性什么都能做。更多善于Non-STEM领域的女性表现优异,被录取大学。而善于Non-STEM领域的男性表现不够优异,大学录取比率低。因此更高比例的男性获得了STEM学位。 同行评议 在很多人的眼里,同行评议体系(Peer Review),即一般包括两名(匿名)外部评审者评议通过才能够发表的刊物发表准则,是学术发表“自古以来”的规范。然而,通过Google的检索却发现,一直到70年代,Peer Review才被作为一个名词被广泛使用。而一直到80年代,Peer Reviewed才被作为一个形容词得到了广泛使用。 这是为什么呢?作者对相关资料翻阅之后,指出至少有两个因素促成了同行评议体系的诞生。 技术的发展。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道歉 一份新的,在社会场所和实验室中进行的,涉及千余人的研究发现道歉恐怕不能缓和拒绝所带来的痛楚。在第一份实验中,研究者们在各种社会场所中要求受试者拒绝他人参加活动,比如说拒绝和他人约会,拒绝他人前来排队等。结果发现,有39%的拒绝中包含了道歉。但是评分者的评分显示,包含了道歉的拒绝并不能帮助缓解痛苦,有些时候反而令人觉得更加痛苦。 如果说“评分者”的打分并不可靠的话,研究者们邀请了不少受试者进行面对面的实验。结果显示,包含道歉的拒绝并不能让被拒绝的受试者更少报复拒绝者,甚至有的时候报复地更加激烈。 研究还显示,社会规范让收到道歉的被拒绝者觉得应该谅解拒绝者,但是被拒绝者实际上觉得并没有什么可谅解的。这或许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收到道歉反而让人觉得更加痛苦。 走神 你开车的时候走神吗?一份研究让受试者每天模拟一段完全相同、枯燥的开车经验,就好像每天都一样的上下班路程一样。在开车的过程中,系统会定期发出声音,提醒受试者汇报他们是否正在走神。结果研究者发现,超过70%的时间里受试者走神了。特别是时间越推移、受试者开车经过相同路段的次数越多,受试者走神越频繁。 意志力 此前写过多次,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并没有证据支持意志力是一种十分有限资源。我们并不会因为“过度”使用意志力而“耗竭”意志力。并不会早上决定了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下午就没有“

点头之交的人脉?一点用都没有啦!

人脉 研究者对LinkedIn上一万名用户发出了问卷,要求他们详细地汇报他们当下或者最近寻找工作的经历。特别重要的是,研究者要求LinkedIn用户描述他们的人脉是强还是弱。强人脉意指至少一个月交流一次的朋友或者家庭成员。有424名受访者完整完成了调查问卷。结果研究发现,在做对数(Log)处理之后,弱人脉多寡,也就是一个月都不交流一次的点头之交的数量与受访者们获得的面试或者Offer的数量之间没有显著联系。这也就是说,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弱人脉的多寡可以影响受访者获得面试或者Offer的数量。 而很明显的,强人脉数量可以显著影响受访者获得的面试或者Offer的数量。研究者的解释看起来也十分有理:一般来说帮助他人获得面试或者Offer,在自己所在的机构是有“社会成本”的。谁愿意为点头之交付出社会成本啊? 美 大量的社会活动家表示,当下的媒体严重影响了女性的身体意识。大量身材苗条的女性图片和影片 -- 包括许许多多刻意PS出来的苗条身材,使得大众以瘦为美,并且给身材臃肿的女性施加以身份和社会压力,使得她们不爱自己,更受人嫌弃。因此,这些社会活动家认为,我们应该在媒体中包括更多的,身材并不那么苗条女性的身影,帮助社会改变对肥胖的歧视。 媒体到底有没有这么巨大的作用呢?一份新研究给出了肯定的答复。研究者前往一个尼加拉瓜未通电更未通电视的小农村,招募了80名当地男性和女性进行随机实验。 在实验前,研究者首先要求受试者绘制出他们想象中女性理想的体型。之后,他们随机分配受试者进入“胖组”和“瘦组”。受试者们被给予一份服装店的模特图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