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费上亿竞选,选民却完全不为所动?

竞选 一份上百页的研究显示,在大选前两个月内进行的各色竞选活动:包括邮件、电话或者面对面的竞选,不能够改变选民的投票倾向。 这份研究整理了40份严格的、随机的竞选实地实验。研究者在现有实验的基础上,又自行进行了9次实地实验。最后他们发现,在大选即将到来的时候,无论如何花费过亿美金说服,都无法改变选民的选择。 他们发现,距离大选越远,竞选活动的效果越好。同时,当选举不涉及党派因素的时候(比如说党内初选或者各色公投),竞选活动效果也不错。 研究者指出,他们并不认为大选之前的竞选活动是完全无意义的。竞选活动可以激励选民参加投票、可以更好地了解选民的需要、可以影响媒体报道等等。但是希望改变选民的想法恐怕是不实际的。 医疗伤害 单纯从概率上说,医疗事故在所难免。一旦医疗事故发生,所在的医院和相关的医师该如何处理?一种常见的想法是:我要赶紧掩盖事故,销毁罪证,说不定就躲过一劫。 有没有别的处理办法呢?最近,美国的研究者在波士顿的两家大型医院和他们下属的两家社区医院进行了长达两年的试点。这份试点要求这四家医院遵循严格、统一的医疗伤害处理方法。一旦发生医疗伤害,医院必须马上进行调查,并且召集患者、医院代表和保险公司三方,提供详细的调查报告,对患者表示道歉并且主动提供赔偿。 在两年的试点中,四家医院总共发生了989起医疗伤害事件。结果发现,

近半未婚日本年轻人都是处男/处女?

日本人口 日本的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每隔约五年都会进行一次社会调查,研究日本的生育率情况。他们发表于2016年的涉及了过万人的第十五次生育率调查显示,42%的受访未婚年轻男性和44.2%的未婚受访年轻女性均未有过性经历。这个比率较十年前颇有上涨。 根据他们的研究,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于四月发表预测称,到2065年,日本的人口将会下降约四千万。 Hat Tip: Talich 大学 根据皮尤社的最新调查,58%的共和党和独立但是倾向于共和党的民众认为大学对美国产生负面影响。 有趣的是,自从去年以来,共和党和独立但是倾向于共和党的民众对大学的态度突然发生大变化。 媒体极化 一份对Facebook和Twitter上超过一百万次分享的数据统计显示,所谓的政治光谱“极化”可能仅仅是右派在极化而已。这则研究通过统计那些网站更可能被同一个用户分享,得出了以下信息 对Twitter的分享统计显示,Breitbart是右派绝对的核心。 对Facebook的分享统计显示几乎一样的结果。 这个现象可能并不令人意外。当研究者加上了用户的政治倾向以后,研究者意外地发现:中右派消失了。 对Twitter的分享统计显示,左派的各个区间均有其代表性的新闻媒体得到广泛的支持。但是右派只有极右的媒体得到广泛的关注和转发。中右派默默无闻。比如说Wall Street Journal或者National Review的转发量远远比不上Britbart. 对Facebook的分享统计也显示一样的结果。 研究者据此认为极化恐怕只是右派的现象而已:左派各个区间均有大幅的支持,而右派整一个倒向了极右。 Photo

川普是白人基督徒们的最后一战

最后一战 根据Survey Monkey涉及约五千人的在线调查显示,绝大多数共和党选民信任川普多过信任CNN. 同时,1/3的共和党选民只从Fox获得新闻。虽然Survey Monkey的在线调查远远算不上高水平的社会调查,但是这份数据和选后的大量调查揭示的情状基本一致:即现在民主党、共和党两党选民对基本的事实、美国的社会、文化现状等都有重大的分歧。在民主党眼里十恶不赦的小丑 -- 川普 -- 经历了无数民主党眼中的“丑闻”之后,他的支持者依然不离不弃。我对丑闻打了引号,因为许多“丑闻”在川普的支持者眼中根本都不是什么大事。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巨大的对立?《大西洋周刊》近期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川普上台的一份重要助力就是白人基督徒们正在感受到一种深深的威胁。面对越来越多的(不同信仰)的移民,还有本土少数族裔人数快速上涨,白人基督徒们觉得自己习惯的社会形态、文化力量等正在受到严重的威胁。 举个例子,我使用ANES数据绘制的图表显示,大量川普的支持者们认为(合法以及不合法的)移民正在危害美国的文化。 说是白人基督徒们受到威胁这已经不是新闻了。但是受到了多大的威胁呢?根据公共宗教研究所(PPRI)的选后调查,41%的美国民众认为这次大选是阻止美国衰退的最后一次机会。这里的衰退很难说是经济衰退。即使是对于美国经济不乐观的选民,

川普的支持者有多排外?

5月份,American National Election Studies (ANES) 发表了他们最新一期,针对2016年的大选调查数据。和其他的调查不同,ANES选取了有全国代表性的样本,使用的抽样方法和调查设计基本上代表了当今社科界的最高水平,拥有极高的调查回复率,并且完全公开他们的原始数据。 最近为了教授的数据分析研究项目,我正在学习Pandas。毕竟俗话说的好,不会码代码的哲学博士不是好博主什么的。看到ANES的数据,顺便来练练手。(其实都是很低端的用法,我主要是为了练个手熟。) 政客 首先,让我们看看两党对政客的态度。 当民众被问及“大多数政客不关心民众”的时候,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观点基本相当。两党支持者都差不多略略倾向于认为政客不关心民众。“强烈不同意” -- 也就是强烈认为政客关心民众的选民在两党都是绝对少数。 政治与媒体 其次,让我们看看两党对政治的关注程度。 两党的民众都自认为自己十分关心政治。即使是对(“主流”)媒体的抱怨和批评很多,两党的支持者都积极关心新闻媒体,其中民主党“非常紧跟”媒体的比例约有将近三成。 有趣的来了。然而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都是“键盘侠”。当问及他们是否有参与过任何一种政治集会、政治宣讲等政治活动时,约九成的民众都表示没有参加过任何一种政治活动。民主党稍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