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猜美国有多少夫妻偷吃

偷吃 General Social Survey是一份有超过四十年历史的持续性社会调查。对General Social Survey的数据分析显示,绝大多数受访者都认为婚外性行为是不道德的。 但是,有趣的是,伴随着年轻人偷吃比率的持续下降,老年人的偷吃比率却持续上升。 现在已经稳稳地突破两成。想象一下:每五对伴侣中,就有一对发生过偷吃现象,无论是一人偷吃还是各吃各的。想想真是让人又不相信爱情了! (所以还是要找个每天晚上都在实验室的生物狗!) 大姨妈 听说过大姨妈来了会变傻吗?一份新的研究招募了88名女性,跟踪了她们两个经期,研究她们经期前后认知机能的状况。因为特意招募经期女性并且研究她们的经期变化不易,实际上88名女性这个数量已经超过颇多类似的研究。 研究者们衡量她们的视空间工作记忆、分割注意力、认知偏误三项认知机能的表现,最后的数据显示并没有证据支持女性经期与否影响她们的认知机能。 当然,这份研究也有颇多不足之处。比如说受试者还是偏少、衡量认知机能的项目偏少等等。但是至少这算作是第一步吧。 盲人 情感表达是天生的还是后天习得的?愤怒、悲伤等等是全人类共有的情感、还是完全由当地的社会文化所决定? 研究者们整理了21份涉及到先天盲目,自打一出生就没有视觉体验受试者的研究,并且进行了元研究。 结果发现,对于完全自发的情绪表达(比如说突然刺痛一下受试者),研究者发现盲人和非盲人的情感表达,从“外观”,到具体的肌肉使用等等是完全一致的。

女性真的碎嘴话多吗?

亚当和夏娃 市面上有很多并不有趣的性别成见。其中一条就是女性话多。网上常见的传言包括“女性一天能说上万词,而男性一天才说两千词”等等。在这种成见中,女性总是滔滔不绝,一旦开口就没完没了。男性若等待女性说完则是耐心的绅士。男性若频繁打断女性则是迫不得已,理所当然。 然而,女性真的话多吗?对于这个问题,心理学家多年来进行了孜孜不倦的研究,几乎穷尽了所有可能的状况。让我下述几例。 小组讨论 在这份实验中,百余名受试者被分到只有五六个人的小组中。每个小组被给予一个道德难题。研究者要求组员在四十分钟内讨论获得一致意见。所有的讨论过程都被录像,并且进行了事后分析。 录像的结果显示,男性和女性发言的确稍有区别。女性占到了55%的发言次数,而男性相应只占到了45%。具体观察发言的内容,研究者发现,男性更多地提供原创性的答案,而女性更多地对他人的发言做出反应。一般我们都能想见,原创性的答案常常是长篇大论,而回应(比如说“好的”“就这么办”)往往很短促。这份研究留下了这个疑问:尽管在这份研究中女性发言的次数多于男性发言的次数,女性发言的时长是否也多于男性发言的时长呢? 日常对话 在这份实验中,男女性受试者只是被要求和陌生人对话,尽可能地了解对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