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调最低工资可能导致餐馆卫生条件下滑

最低工资 由于西雅图市在过去的近十年内一直上调最低工资,研究者想利用这个契机来研究最低工资和餐馆卫生水平的关系。在收集了西雅图和纽约对数万家餐馆的卫生检查记录并进行建模之后,研究者发现最低工资和卫生违例多寡相关。研究者认为每上调十美分的真实最低工资(即扣除通胀因素后的最低工资)相对应的整体卫生检查违例次数上涨超过一成。 研究者指出,上调最低工资之后,餐馆运营者除了会重新考虑雇工多寡的问题,也会考虑在各种各样的角落缩减成本。虽然上述的研究并不是因果研究,但是人们很容易想到餐馆运营者通过会缩减卫生开支来节省成本、抵消最低工资带来的经济压力。 痛经 子宫内膜异位症是痛经的常见原因之一。一份最新的会议报告指出,尽管多种原因可以导致痛经,痛经的强弱可能是子宫内膜异位症以及不孕症的好指标。对422位尝试了一年以后依然不能怀孕的女性的访谈发现,289名女性认为自己的痛经程度,按照1-10评分,在7分以上。对手术记录的整理发现,痛经程度越坏,往往子宫内膜异位症也越糟糕。自评痛经程度在6分及以下的女性,即使有子宫内膜异位症,内膜往往也不会深入体内,造成广泛创伤。对女性的普遍调查也显示痛经越强烈的受访者往往也越难以怀孕。 安慰剂效应 一篇老论文指出,安慰剂效应说不定能够帮助节食。在这份实验中,研究者给予不同的受试者标注不一的奶昔。有些奶昔标注较高的卡路里含量,有些奶昔标注很低的卡路里含量。结果,受试者的饱腹感,以及饥饿激素的水平都和标注的卡路里多寡一致,尽管其实所有的奶昔都是一样的。 Photo Credit: 4.28.17-1779 by Leadership

最低工资涨涨涨,这涨出事了吧!

大学经济101讲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在一个充分竞争的环境下,设置最低工资(或者任何Price Floor)都会扭曲经济资源的市场调配。在最低工资的问题上,上调最低工资会导致(充分竞争的市场中的)雇佣者减少雇佣人数以节省成本。这使得许多劳动者不能够获得工作,同时也使得雇佣者不能够更好地利用(或者榨取)愿意低于最低工资提供劳务的劳动者的经济贡献。 就如几乎任何一门101课程一样,大学经济101的内容都是过于简化、甚至完全不正确的。对于最低工资,有一份十分经典的研究。这份研究访问超过了四百家新泽西州和宾州东部的快餐店。研究显示,尽管新泽西州把最低工资从每小时4.25美元上调到了每小时5.05美元,相比于隔壁宾州的快餐店,新泽西州快餐店的雇佣人数反而上升了。 这和大学经济101的说法完全相悖。其他研究也显示提升最低工资不一定会减少雇佣人数。对此现象的解释有很多。比如说受到工资提升的激励,员工的工作效率提升了;员工更加愿意呆在同一家店(员工流动率下降),因此降低了快餐店的培训费用;把全职员工换成兼职员工需要增加大量的培训配用和管理费用,算下来并不合算;提升最低工资增加了全州人民的可支配收入,刺激了快餐店业务等等等。 好了,说完基本背景,让我们看看两篇最新的文章。第一篇文章缘起西雅图市的最低工资调整。该市的最低工资在2015年从每小时9.47美元上涨到每小时11美元。到了2016年更是从每小时11美元上涨到每小时13美元。换句话说,两年中,最低工资上涨接近四成。那么企业对此如何反应呢? 一篇新的研究利用华盛顿州就业保障局非常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