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是一点人生的经验

引言 最近,我们学校在组织整理过去十多年所有PhD毕业学生的职业出路,准备进行大规模的量化分析,帮助当下的学生筹划未来。我就是那个在搜集资料、处理资料的苦力。数据库很庞大,其中缺失的数据简直是天量。之前以为大概还有两个月就能处理完,结果越做越慢(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自己慢慢懈怠了,毕竟那么枯燥的活儿)。所以量化统计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今天写个帖子汇报一下就个人所见的观感。不科学,有偏误。大家听之信之就好。 如果有兴趣,日后还有很多料可以继续写。 简单介绍一下。我校是个小有名气的私立学校。学校也算是知名,但是没有哈佛耶鲁普林斯顿那样的光环加成。各个系水平一般。除了少数几个系以外,大多数系排名都是中游10名开外-50名之间这个水平。因为下面的描述可能涉及到学生的隐私,请大家不要询问我的学校名称。请知道的朋友也不要宣传。这样大家都好做人。 学界 发表 在学界求职,发表是重中之重。就这么说吧,涵盖全校所有系,我就没看到一个人是少于两篇一作找到Tenure Track教职的。或许有,但是绝对是少数。毕竟我校很少有顶尖的系,不能光靠校/系的光环找工作。实际上,我还看到很多仅有五、六篇非一作(导师是通讯作者,其他人是一作)的毕业生,

我导师这个,有必要告诉你一点,人生的经验

导言 之所以说起这件事,是因为看到豆瓣上讨论青年学者发表的一贴,感觉很多说法都和我导师这些年给我的指导背道而驰。我导师算是圈里上升极快的老星了。实打实一毕业就成名。现在光靠引用,多了不敢说,少说圈里前十。导师工作极其勤奋,人也十分天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为了引用数下“黑招”。 “黑招”从某些意义上指的就是不按套路出牌,不只是埋头学术,躲在书斋里做爱做的事。我的观点是,上述的那一贴很多都说得很“对”。但是只关注真心从事学术以及如何获得学术收获。我教授的指导却是怎么找到工作、怎么增加引用、怎么成名。很多人一看到“黑招”大概就要厌烦了。这都是放弃一切来做学术了,为什么还要讲“黑招”。那我试试来给几条理由吧。 学术和“黑招”并不矛盾。这个年代,酒香也要怕巷子深。学术做得好,技术不佳 -- 呃我是说广告不好 -- 也很难立足。 青年学者有很现实的立足需要:在美国找教职这么难。就算上了天牛线(Tenure Track),说不准就赶下来(对的我在整理全校过去十年所有PhD的就业情况,最后拿到天牛的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