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都是吃政府补助的寄生虫吗?

难民

国内的网络上有一种很奇怪的理解,即难民唯一的生存模式就是“吃你的喝你的”,无偿享用所在地政府的经济补助和其他社会性的帮助。难民就是改换了头面的寄生虫。

对大规模,长时间覆盖了美国难民的调查数据的分析则显示了一份不同的图景。进入美国的难民往往教育水平低,英语语言能力也差。刚刚进入美国的时候,他们的确极其依赖政府的帮助。

Refugee1

但是假以时日之后,青少年时进入美国的难民逐渐克服语言和文化的障碍,奋起直追,获得了近似于美国本土同龄人的高中毕业率。

Refugee2

成年时期才进入美国的难民则没有这么幸运了。毕竟年纪大了之后再要学习语言,融入社会是很难的了。但是多年奋斗后,难民们也获得了几近美国人水平的收入,同时依赖社会保障体系的难民人数也大幅下降。

Refugee3

因为难民在美国工作、生活,他们不可避免地要支付税款。诚然,难民刚进入美国的时候,政府需要支出大笔的安置、教育、社会保障费用。但是一般经过十年的奋斗,难民们当年缴纳的税款就已经开始超过当年相应的社会保障支出。当他们奋斗二十年之后,难民们总计支付的税款平均超过总计相应的社会保障费用约两万美金。

换言之,即使不讨论别的,光讨论难民的“生意经”,现有的数据也显示,在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里,难民总体是为政府收入做出了正面的贡献的。并不是所谓的“寄生虫”。

种族

在美国,越来愈多的警局开始强制要求警察在执勤的时候佩戴摄像头。研究者通过对执勤对话的研究发现,即使是控制了警察自身的种族、具体事故的严重程度等等相关变量,在对话中警察对黑人都极其不尊重。

F5.large

左图是用语的尊重程度,右图是用语的正式性。左图的意义十分明显:警察对黑人的用语,相较于白人,更缺乏尊重。

死亡

死亡对谁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说实话,我有时候想到死亡都会突然开始出冷汗。一份新的研究显示,等到我们真的接近死亡的时候,心态又大不一样了。

对病症末期、接近死亡的患者的博客的分析发现,他们用语颇为乐观积极。博客中悲观的词汇其实很少。

同时,他们越接近死亡,他们的用语就越乐观。

对即将被执行死刑的死刑犯的遗言也发现,他们面对死亡其实都颇为乐观。作者认为,人类的心理有极其强大的调节能力。很多突然失去身体能力的老年人(比如说因病截肢)大多数都能很快地调整到生病前的幸福程度。可能人们面对迫近的、不可避免的死亡时,也发挥出了自我调节能力,在即将到来的死亡前寻找到了积极乐观的人生意义。

Photo Credit: Refugee Life by tom albinson Licensed under CC BY-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