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绿叶蔬菜可能让你的脑子年轻11岁?

绿叶蔬菜 一份跟踪期平均长达5年的,对960名中老人进行食品摄入调查和认知能力测试的研究显示,大量食用绿叶蔬菜可能会大幅影响认知能力的衰退。在控制了年龄、性别、教育程度、抽烟喝酒习惯、心血管疾病等等因素后,研究者依然发现摄入绿叶蔬菜的多寡和认知能力衰退多寡相关。比如说下图是摄入绿叶蔬菜最多的20%的受试者和最少的20%的受试者的认知能力评分的比较: 简单地来说,在进行了粗略的估算以后,摄入绿叶蔬菜最多组的受试者的认知能力相对要比摄入绿叶蔬菜最少组的受试者的认知能力年轻约11岁。 惩罚 一组国际研究者在中国进行了涉及200余学生的“囚徒困境”实验。在这个实验中,参与者可以选择合作或者背叛,并且需要反复进行50次游戏。参与者分为三组。在第一组中,学生每次的对手都会变化,他们并不知道下一次对手到底愿意合作或者背叛。在第二组中,每次的对手并不会改变,参与者们会逐渐习得对方的品行,促进信任。在第三组中,每次的对手都不会改变,但是参与者们可以选择惩罚:如果你背叛我,我就牺牲一点我的收益,狠狠地扣除你的收益。 结果显示,增加惩罚机制并不会增加群体的合作程度。甚至群体的整体收益也会有一点点下降。研究者认为,很可能很多人把“你要惩罚我”解读成了“你要伤害我”。因此惩罚并不促进参与者们合作。 HIV 在猕猴身上的实验显示,在两年中,针对猴免疫缺陷病毒的基因疗法是安全的,

首先,过去的一年我真的有在写论文。看我水汪汪的大眼睛和我的Github!啊Github是私密的不会让你们看滴嘤嘤嘤~ 许多我豆瓣的读者也注意到了,我每隔一阵就发一些奇怪的文科(以及生物)博士劝退的数据。其实整理数据仅仅是为我学校新的创业中心做铺垫。我们虽然也服务其他学生,不过文科博士的就业问题更严重一些,所以这里先说文科博士。 很多人说,念博士、上教职其实就是一个创业的过程。每个博士都需要独自研究一整个领域、发现其中的科研空白、努力获得资金和人脉的支持去填上空白、并且尽可能地在社交网络中宣传自己的工作。这样的经历看起来几乎和创业一模一样。 实际上这就和创业一模一样。这甚至都不是比喻。我们的观点是,文科博士的训练事实上就是一种严格、严酷的创业训练。当然,文科博士“创业”所处的环境和商业环境大不相同,但是适当的培训可以帮助文科博士更好地转换他们的角色。 同时,大量研究也显示,文科博士所经受的训练正是商业世界中所稀缺的。比如说2013年Google的Project Oxygen就发现,在Google顶尖雇员的各项能力中,技术专业能力的重要性垫底。更加重要的能力包括作为一个良好的(团队)导师的能力、良好的沟通和聆听能力、能够深入洞见他人和其他文化中的观点和价值的能力、支持和移情工作伙伴的能力、良好的批判思维和问题处理能力和能在复杂的想法之间建立联系的能力。 这些能力看起来是不是更像一个人类学家和历史学家,而不是一个程序员?实际上当我们向本地的公司推销我们的理念的时候,我们广受欢迎。很多公司就直接说,一样是MBA,

你猜猜什么资产最适合长期投资?

长期投资 这份新的研究整理了自从1870年起一直到现在,各种主要资产(包括证券、地产、政府债券和短期票据)在各个发达经济体中的回报率。 他们的研究显示,从长期来看,地产和证券的投资回报都是平均7%一年。自二战以来,证券的表现平均超过地产,但是波动性比地产更高,也更跟随商业周期的变动。 自二战以来,各国证券市场的表现逐渐趋同,而各国地产市场依然互相不关联。这使得地产市场成为一个更好的分散风险的投资工具。 从长期来看,政府债券和短期票据的回报一般在1%-3%之间。遗憾的是,这些投资产品的历史波动率惊人得高,甚至常常比地产、证券的波动率还高。考虑到低回报和高波动率,这些所谓的“安全”的投资产品的价值可能并不如想象的高。 CAR-T技术突破 一份用CART技术治疗B细胞淋巴癌的二期临床研究通报可喜的结果。在101名患者身上通过基因改造他们的T细胞使其攻击淋巴癌的临床研究显示,在至少6个月的跟踪期内,产生效果的患者占82%。其中54%的受试者完全缓解。在平均15.4个月以后,42%的患者依然完全缓解。要记得,参加这次临床研究的患者绝大多数都是在尝试了其他治疗方案失败以后的患者。 喝茶 对一份有全国代表性,涉及10,000人的数据样本的分析显示,每天喝一杯热茶可以降低青光眼的风险74%。但是喝咖啡、

关于分手复合的一些科学研究

其实今天写这个,是因为分手不开心。月前莫名地被分手。彼此冷静了一个月以后,我去找EX。EX说想我了,说其实在一起的时间很开心,大家难得完美契合,就是彼此太忙,一周见不上一面,慢慢地没了谈恋爱感觉。见面吻了我,结果我一急噪摊了牌惨遭拒绝。EX说到新环境需要适应需要新社交圈,并不想谈恋爱。然后就闹翻到现在。 作为理工死宅,被分手之后的第一件事当然是翻论文。最近几天发了几条短信没回应,又郁闷了好久,于是把之前的翻过的论文翻出来又读了一遍。既然读了,就整理一下写出来,算是求个好运吧。真是十多年了难得遇到一切契合的感情。希望能好好再来过。 复合有多常见 研究显示,其实复合十分常见。一份将近五百人的统计显示,61.6%的人经历过至少一次复合。对两百多人的统计显示,39.4%当前或者最近一次感情涉及到分手复合。 同时,如果复合过一次,不少人会继续分手复合。在所有复合过的受访者中,24.1%和同一个人复合过一次。29.6%和同一个人复合过两次。22.2%复合过三次。

你猜猜坚决的拥枪派都有谁?

一份对1572名受访者的调查发现,从族群组成来看,主要是没有本科教育、经济穷困或者认为自己即将步入穷困的白人男性对枪支倾注了大量的情感、道德和身份认同。 这些认同的表述包括认为枪支使得他们能够更好地主宰自己的生活,更加对所在的社区有价值,更受尊敬,更加爱国等等。这个群体绝大多数反对禁止半自动步枪。接近一半认为可以暴力颠覆政府。 相关性研究发现,对白人而言,经济困顿的情况和他们对枪支认同的多寡呈相关。经济越困顿的白人越是对枪支倾注了大量认同。有趣的是,对于非白人群体而言,经济情况和对枪支的认同呈反向相关。越困顿的其他族群越是不在意枪支的象征意义。 另外一份有趣的发现是宗教信仰的程度和对枪支的认同成反比。越是有强烈的宗教信仰并且坚持固定出席教堂的白人男性越不在意枪支的意义。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强有力的宗教身份和宗教社群支持可以取代枪支带来的意义。 Photo Credit: IX by Matthias Weinberger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