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今天本来是想写写科学的,比如说看到这篇老论文,讲美国人越来越宅,特别是年轻人特别热爱呆在家里。

但是又看到木遥老师这篇文章,想到了自己过去一年的经历。

博士念到博三,一切节奏都慢下来。课上完了,博士论文一时半会也写不完(虽然其实好像写得太快了,目前的进度似乎是提前两年写完。。。),于是就开始想想未来的事情。我这混合学位,什么都不沾,别人看起来很神秘很强大的样子,自己心里知道无论去哪个学术方向,都要被嫌弃缺乏专业训练。就职是很艰难的。

以前虽然有点商业经历,但是毕竟念书那么多年了,谁都不认识了。于是重新开始找找别的机会。然后就立马发现了一个很神奇的现象:文科博士普遍缺乏社交意愿,或者说学术以外的生存能力。但是学校的各项管理和运营又迫切需要各个学科的代表参与。

我来举个自己的例子。学校有个学生自治团体。大多数人都是被自己的系部“委派”的。我第一次去也是被自己的项目委派。一去就发现,大家一下就把不干事的职位抢光,留下了需要干事的委员会主席之类的职务。于是我就去占了。占了以后其实我也没干什么事。自治团体搞搞什么活动大多也是吃力不讨好,辛苦地规划,也没人来,也没人领情。但是有了委员会主席的头衔,校方就会看重许多。

看重的原因当然不是校方喜欢跟学生自治团体打交道。看重的原因是因为不但有一个花瓶,还是文科项目的花瓶,一下帮忙把学生参与感装点得很好。

但是花瓶到实锤的距离有时候只有一步之遥。比方说校方也很关心文科博士的职业问题。毕竟好歹是学校毕业的,沦落到街头卖艺也不给谁增光。几方力量推动起来,就有了我之前说过的事情.

然后又是那个神奇的现象了。既然是帮助文科博士就业,那么文科博士快出来自己拯救自己啊。校方准备让学生来运营这个项目。我们召集了一批相对比较活跃的文科博士们。结果分派任务的时候,所有人都争抢什么制作网页,在Facebook上和学生互动的任务。一提到需要和人当面交流的任务,全场就鸦雀无声。

于是就轮到我去了。现在一转两转,我莫名其妙地从花瓶变成了学校的官方代表,和本地的各色企业,从大企业到初创企业谈合作。没想到本地企业的反应很好。他们普遍喜欢我学校的学生,但是一直觉得招不到,留不住,觉得如果早介入,早合作,说不定能留下我们学校的学生。

于是几场座谈以后,手里收获了一大把就职机会。

有时候想想,真看到好的机会,就自己拿走了吧。毕竟这么辛苦对吧。对的,我一次简历都没拿出来过。一次都没有。

所以其实体会只有一点:只要比一般的文科博士们稍稍多社交一点点,求职还是很容易的。我错了,我真不是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