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资涨涨涨,这涨出事了吧!

大学经济101讲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在一个充分竞争的环境下,设置最低工资(或者任何Price Floor)都会扭曲经济资源的市场调配。在最低工资的问题上,上调最低工资会导致(充分竞争的市场中的)雇佣者减少雇佣人数以节省成本。这使得许多劳动者不能够获得工作,同时也使得雇佣者不能够更好地利用(或者榨取)愿意低于最低工资提供劳务的劳动者的经济贡献。

就如几乎任何一门101课程一样,大学经济101的内容都是过于简化、甚至完全不正确的。对于最低工资,有一份十分经典的研究。这份研究访问超过了四百家新泽西州和宾州东部的快餐店。研究显示,尽管新泽西州把最低工资从每小时4.25美元上调到了每小时5.05美元,相比于隔壁宾州的快餐店,新泽西州快餐店的雇佣人数反而上升了。

这和大学经济101的说法完全相悖。其他研究也显示提升最低工资不一定会减少雇佣人数。对此现象的解释有很多。比如说受到工资提升的激励,员工的工作效率提升了;员工更加愿意呆在同一家店(员工流动率下降),因此降低了快餐店的培训费用;把全职员工换成兼职员工需要增加大量的培训配用和管理费用,算下来并不合算;提升最低工资增加了全州人民的可支配收入,刺激了快餐店业务等等等。

好了,说完基本背景,让我们看看两篇最新的文章。第一篇文章缘起西雅图市的最低工资调整。该市的最低工资在2015年从每小时9.47美元上涨到每小时11美元。到了2016年更是从每小时11美元上涨到每小时13美元。换句话说,两年中,最低工资上涨接近四成。那么企业对此如何反应呢?

一篇新的研究利用华盛顿州就业保障局非常深入、细节的统计资料显示:恐怕最低工资上调对就业产生了巨大的不利影响。尽管从2014年第二季度到2016年第二季度,西雅图的就业情况快速增长:整体就业数字,按照人数算上涨了13%,按照工时算上涨了15%。低工资就业人数却出现了下降。每小时19美元及以下的工作雇佣人数从9万3千人下降到了8万8千人。

换句话说,上调最低工资可能对就业人数产生了大幅不良影响。

同时,另一篇新的研究利用丹麦特殊的国情研究了相同的问题。在丹麦,工会商定的最低工资依未成年人和成年人而异。比如说在超市和食品杂货店行业,对于未成年人,最低基本工资是每小时63丹麦克朗。而对于成年人,最低基本工资是每小时111丹麦克朗。

也就是说,在每个领取最低工资的工作者过18岁生日的当天,尽管别的什么什么都没有改变,他或者她的“身价”突然暴涨。利用这一现象,研究者们对丹麦的报税资料进行了研究。一方面,光光是过了一个生日,每小时薪水就上涨四成。

在工资暴涨的同时,就业率暴跌15个点,也就是暴跌三成。

我是外行,也不好做什么总结。就说一句水的:咳咳,涨太多好像还是会出事啊。

Photo Credit: Fast Food Strikes, NYC, July 2013 by Annette Bernhardt Licensed under CC BY-SA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