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导师这个,有必要告诉你一点,人生的经验

导言

之所以说起这件事,是因为看到豆瓣上讨论青年学者发表的一贴,感觉很多说法都和我导师这些年给我的指导背道而驰。我导师算是圈里上升极快的老星了。实打实一毕业就成名。现在光靠引用,多了不敢说,少说圈里前十。导师工作极其勤奋,人也十分天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为了引用数下“黑招”。

“黑招”从某些意义上指的就是不按套路出牌,不只是埋头学术,躲在书斋里做爱做的事。我的观点是,上述的那一贴很多都说得很“对”。但是只关注真心从事学术以及如何获得学术收获。我教授的指导却是怎么找到工作、怎么增加引用、怎么成名。很多人一看到“黑招”大概就要厌烦了。这都是放弃一切来做学术了,为什么还要讲“黑招”。那我试试来给几条理由吧。

  1. 学术和“黑招”并不矛盾。这个年代,酒香也要怕巷子深。学术做得好,技术不佳 -- 呃我是说广告不好 -- 也很难立足。
  2. 青年学者有很现实的立足需要:在美国找教职这么难。就算上了天牛线(Tenure Track),说不准就赶下来(对的我在整理全校过去十年所有PhD的就业情况,最后拿到天牛的其实。。。。很少)。足都立不上,还谈个毛线埋头书斋。
  3. 我很讨厌一上来就是“资源”“资源”的。家里某次认识了一个老板。一请进家门就是一句“我们请多多交换资源”搞得我恶心好半天。但是现实就是什么都要资源。做项目需要经费,开会议需要经费,虽然文科虽然比理科好一些-- 不那么在意外部经费 -- 但是学生出差、做独立研究等等等等什么都要经费。没有经费就没法做事。就算是为了做实事,也得要名头,也得要资源。对吧?

不谈小问题

我系可能是最出名(?)的教授一直有一个观点:即所有学生论文都应该处理一个大牛作者/一个重大问题中的细节小问题。这种做法第一展示了学生有知识、有视野、有能力处理圈内的重要问题,而不是在无关紧要的小问题上耗费时间;第二,这还展示了学生有细致处理问题的能力。同时展示这两点,才是一篇好的学生论文。

我导师就笑笑。这说的都没错。但是没用。理由同样是两个。第一,招惹大牛、蹭大牛的论文海了去了,除非写得极其出色,大牛一般也不理;第二,细碎问题别人一般也不理。撑死了有三五个人跟你吵两轮,之后整个世界就忘了你的论文了。那引用数怎么办?

做出结构性的贡献

我导师的人生准则就是:学术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饲主,另一种是鱼。饲主又称大牛。他或者她往湖里洒下一把饲料,一大群鱼纷纷游过来抢吃的。我就不直说谁是鱼了。

虽然话说得并不好听,但是其实“骗取”引用就是这个道理。引用高了,正是因为很多人觉得可以赖你的论文为生。

对于学生而言,要当饲主当然可以灵气出众、实力过人、强行喂养(比如说Herbert A. Simon那样。。。)。但是也可以好好规划,思考自己的研究怎样才能够吸引他人参与。一条吸引他人兴趣的捷径就是寻找学术领域中的盲点:即所谓不说透大家都不会想到,但是一说透,大家都点头称是,觉得哎呀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寻找盲点其实是个很难的活。要对学界有极其充分的掌握,然后还要眼光老道,才有可能做到。这并不是什么“黑招”,是实打实的功底。

(其实我也没什么功底可言,一切都是现学现卖。能够找到这样一个领域,仅仅是因为我导师十年来一直念着某个点子,不断跟别的学生、别的教授说,然后传到我耳里。十年了导师没做,别人也没做,主要是因为门槛高,做下去要念一大把理科课程。我听着导师的点子有道理,直接跑去问他肯不肯当我的导师。然后一路下来不知不觉也两年了。啃了两年书,终于可以开始做正式的论文工作了。关注我豆瓣的网友可能也会发现,我导师其实还有很多念念不忘的点子。欢迎报考我们这里!)

找到了这个盲点,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简明、系统地勾画出这个盲点的具体架构、体系、已经解决的问题和剩余的问题。重点不在于完全正确或者完全到位。而在于简明、系统,以至于后来人一看就觉得“啊我怎么没早想到!的确是这样!我也能添砖加瓦!”

除了简明、系统以外,重头还有两个(对的又是两个)。第一,留白:要在自己的研究中适度地留出空白,可以让后人填补的余地。明显地让人觉得工作可以继续做下去,更容易引发后续的引用。第二,撩骚:要在自己的研究中留下明显的争议点,可以吵起来,但是又要让吵架的各方都认为饲主是站在自己一边的。比如说新语言Kotlin句末不需要分号作结,但是用分号也可以。据说就是因为留个可以让程序猿吵起来的点这样比较容易火……

会议

我的导师觉得成名了以后会议的价值和成名以前会议的价值并不一样。青年学者参加会议常常要考虑收获和损失。参加会议一天,就等于一天不能够完成工作。有时候一个月两个月密集地开会,就意味着工作要打断一两个月。而一年又有几个一两个月呢?

换言之,会议要有所选择,并且目的明确。比如说对于青年学者,会议的目的可以有两个(喂喂喂怎么又是。。。。)。第一,尝试自己的点子。这时候应该参与只需要递交摘要,不需要递交全文的小领域内的会议。参加这种会议并不需要、也没有一个完成的作品。实际上就是把自己的PPT拿去展示,并且切实根据会议的要求调整和修改PPT。一般来说,一个项目参加个三五次这样的会议就逐渐成熟、可以正式成文了。

第二,社交。除了交际花以外,最适合社交的其实是参加小领域内的会议。毕竟一来会议小、二来会议人数少,更加适合结识朋友。最好的会议一来是本地的会议,根本免除旅行的烦恼,而且大家都是本地人好交接朋友;或者就是国外的会议,本来大家就是半来玩的,有很多休闲活动可以交朋友。

但是全学科在某个大城市组织的大会议意义就很少。往往旅行费时费钱、外行很多、贴心交际的机会较少。全学科的会议并不是没有意义。但是一般而言更适合已经有所成就的学者参加。

合作

合作当然是好事。不巧的是,哲学圈工作很注重独立研究的能力。系方招聘读简历的时候,合作太多往往暗示着“没有独立研究”的能力。且不说这种解读正确与否,重点是合作很可能影响未来的就业。当然了,合作是一个学术研究的好机会。但是没有工作一切也谈不上学术了。从这个角度说,最好还是独立写作。真的要合作,找大牛(特别是外校大牛)合作。

Photo Credit: [Answers On A Postcard by Caro Wallis]
(https://flic.kr/p/7seazU)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