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北美社科博士如何在硅谷找实习的文章,想到了我过去半年非典型找工作的履历。没事写出来吧,纯流水账懒得润色了。

简单说一下背景,美国,非名校文科博士。量化统计一概不会。成绩单上能找到什么统计课、微积分课的记录,但是除了能拿出去吹我有过相关履历以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在大陆香港有一点还可以的商业、运营经历,承蒙投胎好,也有一点社会关系。但是到了美国以后,作为新移民,什么社会关系都没有,谁也不认识,一摸黑自己干。

结果:今年开年三个月,Offer收到手软,本地各色大大小小创业企业的中高层职位随便挑。我对开发没兴趣,所以运营、市场、销售什么的都有。创业公司当然有很多不靠谱的。但是也有不少拿到几轮投资,发展已经颇为上轨道的。有得选,自然容易挑到好一点的。

总结:主要是运气,以及在运气到来的时候抓住。

到了博三的时候,我意识到念哲学博士没戏。并不是找不到工作。我导师手下的博士基本都在多年折腾之后找到了工作。但是让我花三年五年流窜于各种博士后或者临时的教研岗位之间,反复申请Tenure Track教职,总觉得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再加上就算找到了文科助理教授的职位,一年也就拿拿五六万美金的薪水。总是想生活过得再舒适一点。

我博士所在的学校虽然不是名校,但是名气还是有一点的。我本科所在的学校算是个三流名校吧。出去一定要找一个入门的工作,总还是可以的。但是等我博士毕业都30出头了,不想再从入门的岗位爬起了。想有个高一点的起点,又不知道怎么办。

然后机会就来了。

学校每个系都要选派一个代表去学生会。大家一般都觉得学生会花时间,又没收获,于是参与热情很低。我被系里派去代表我们系,本来也只是出席一下而已。因为大家都是出席,所以几乎所有的学生会代表对于真正参与学生会兴趣缺缺。各个学生会的委员会的主席几乎都没有竞争,学生会执行团队也几乎没有候选者。我看到有一个叫做“职业发展委员会”的小委员会,就写了名字竞选主席。毫无悬念地入选了,因为只有我一个候选人。

选上没多久(可能就一个月?),学生会传来一个消息,说有一个风投的培训项目,一直招收的是理科、法学和商学的学生。他们想换换口味,招收一下其他领域的学生参与风投。他们想找文科博士谈谈,听取一下意见。消息是学生会长传播的,因为是隔天的活动,来不及宣传,就只群发给了所有委员会的主席。

于是我就去了。因为宣传太迟,结果只有我一个学生到场。在场人员包括那个风投项目的老大,副校长,以及学生研究生院和职业办公室的高层。光我一个文科博士,于是落得我被层层围攻,询问问题。结果发现,不但是那个风投有兴趣招募文科学生,学校也有兴趣开发一个全新的求职服务中心,服务研究生和博士就业。

那一次以后,大家就搭上了头。虽然申请那个风投项目失败了(现在其实跟那个风投项目的老大挺熟了,但是就是熟了所以一直不好意思问你们当时为啥不要我),学校的研究生院的一位副院长倒是记得我。她邀请了我几次去作为“文科博士”代表提供意见。聊熟了以后觉得大家聊得来,她干脆就问我有没有兴趣打打临工,帮助他们开办这个新的求职服务中心。我说行啊。

(后来学生会的另外一位委员会主席听到了新求职服务中心的风声,跑去副院长那里问有没有职位。不巧坑已经被我占了。莫名其妙占了先机。)

于是就开始打临工。毕竟求职服务中心的筹办其实就三四个人参与,我虽然是打临工的,最后也变成什么都干,什么负责。从统计数据,设计各项调查,到运作小活动什么都会一点,慢慢跟学校研究生院的诸位院长熟悉起来了。

过了没多久,正好听说有校友投钱,想要在学校开立新的创业辅导机构,给学生创业提供服务,顺便投点钱。这件事被负责求职服务中心的副院长,也就是我的老板接下来了。

然后她告诉我,因为她想照顾孩子,所以准备过几年退休。看着我表现好,要我准备接班,顺便给我更大的权力和空间去做事。

有了更大的权力,还有学校的背书,一切就顺利了。我一个文科博士,没事就跑去本地的各色创业活动社交。基本就是做两件事,邀请各色各样的组织来学校做活动,以及恳请他们的意见提供更好的创业培训课程。我一个小博士,谁在意我啊。但是名片拿出去是本地最重要的学校面向创业圈的代表,大家或多或少还是愿意跟我说两句的。

扯着扯着,本地创业圈里的两位大佬跟我看对了眼,让我做他们的Protégé。此后一切就顺风顺水了。基本上最开始的背书最难。但是有了学校的背书,又抓到了大佬的背书,参与各种各样的活动就拉来了更多的背书 -- 某某机构的大佬推荐我来的,某某机构的老板在跟我们谈合作。

反正就是一张嘴。我反正脸皮厚,没节操地吹得天花乱坠是毫无问题的。于是慢慢地跟圈里熟悉起来。

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学校里办活动的时候,有一个对接的过程。学校让本地的创业公司来做活动,自然要介绍创业公司需要怎么样的技能,会提供怎样的职位给没有专门商业或者技术训练的博士生。于是我的工作的很大一部分就是帮助创业公司规划,分析,寻找他们可以雇佣非商业、技术领域博士生的机会,以及准备相应的培训资料。创业公司的特点嘛,如果你能帮助他们分析需要,就能创造出各色各样有趣的职位出来。

谈着谈着,很多事情水到渠成。本来都熟悉了,很多老板就开始直接说:既然职位都准备好了,要不你来吧?好啊。

上述流程总计半年。

补记:

我属于学得快,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扎实。真的要如前面链接的文章一样,有HR考试问我回归的基础假设,我临场一定想不起来。但是这种东西临场能不能想起来实际上并不重要。既然老板拍板了,HR就连出场面试的机会都没有了,对吧?

噢,对了,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学生会的执行委员会是学校学生校董的可靠后备力量。我们学校挺有趣的,给学生校董提供了很多金钱和社会资源来完成一个“挑战项目”。你们猜我明年要竞选什么?

噢,又对了,其实给大佬当Protégé还是有一些好处的,并不是什么中小企业找个中高级职位就了结了。不过有些事情还在谈,一时就不宣布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