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费上亿竞选,选民却完全不为所动?

竞选

一份上百页的研究显示,在大选前两个月内进行的各色竞选活动:包括邮件、电话或者面对面的竞选,不能够改变选民的投票倾向。

这份研究整理了40份严格的、随机的竞选实地实验。研究者在现有实验的基础上,又自行进行了9次实地实验。最后他们发现,在大选即将到来的时候,无论如何花费过亿美金说服,都无法改变选民的选择。

他们发现,距离大选越远,竞选活动的效果越好。同时,当选举不涉及党派因素的时候(比如说党内初选或者各色公投),竞选活动效果也不错。

研究者指出,他们并不认为大选之前的竞选活动是完全无意义的。竞选活动可以激励选民参加投票、可以更好地了解选民的需要、可以影响媒体报道等等。但是希望改变选民的想法恐怕是不实际的。

医疗伤害

单纯从概率上说,医疗事故在所难免。一旦医疗事故发生,所在的医院和相关的医师该如何处理?一种常见的想法是:我要赶紧掩盖事故,销毁罪证,说不定就躲过一劫。

有没有别的处理办法呢?最近,美国的研究者在波士顿的两家大型医院和他们下属的两家社区医院进行了长达两年的试点。这份试点要求这四家医院遵循严格、统一的医疗伤害处理方法。一旦发生医疗伤害,医院必须马上进行调查,并且召集患者、医院代表和保险公司三方,提供详细的调查报告,对患者表示道歉并且主动提供赔偿。

在两年的试点中,四家医院总共发生了989起医疗伤害事件。结果发现,对患者坦诚相告并且主动提供赔偿并不会让患者“蹬鼻子上脸”。在这989起医疗伤害事件中,最后仅仅5%进入了法律流程。

输血

过去数年中,因为不断有研究显示输入年轻的血浆可能可以改善年老老鼠的认知能力、甚至逆转衰老,一家初创公司正式以“临床试验”为名商业销售年轻的血浆。他们报出的价格是每次8000美金。

他们的“试验”并不需要监管许可,因为输入血浆已经是一种常见、安全的临床治疗手段。他们的“试验“也并不科学:他们的受试者完全健康,这家公司也并不在输血前后严格测试各项健康、认知功能指标。

换言之,所谓的“临床试验”就是单纯的商业输血业务。有没有感觉一个富人餐后输点血解解乏的新时代到来了呢?感觉得去赶紧筹集资金开一家童男童女牧场先。

Photo Credit: Campaign by P.O. Arnäs Licensed unde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