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道歉

一份新的,在社会场所和实验室中进行的,涉及千余人的研究发现道歉恐怕不能缓和拒绝所带来的痛楚。在第一份实验中,研究者们在各种社会场所中要求受试者拒绝他人参加活动,比如说拒绝和他人约会,拒绝他人前来排队等。结果发现,有39%的拒绝中包含了道歉。但是评分者的评分显示,包含了道歉的拒绝并不能帮助缓解痛苦,有些时候反而令人觉得更加痛苦。

如果说“评分者”的打分并不可靠的话,研究者们邀请了不少受试者进行面对面的实验。结果显示,包含道歉的拒绝并不能让被拒绝的受试者更少报复拒绝者,甚至有的时候报复地更加激烈。

研究还显示,社会规范让收到道歉的被拒绝者觉得应该谅解拒绝者,但是被拒绝者实际上觉得并没有什么可谅解的。这或许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收到道歉反而让人觉得更加痛苦。

走神

你开车的时候走神吗?一份研究让受试者每天模拟一段完全相同、枯燥的开车经验,就好像每天都一样的上下班路程一样。在开车的过程中,系统会定期发出声音,提醒受试者汇报他们是否正在走神。结果研究者发现,超过70%的时间里受试者走神了。特别是时间越推移、受试者开车经过相同路段的次数越多,受试者走神越频繁。

意志力

此前写过多次,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并没有证据支持意志力是一种十分有限资源。我们并不会因为“过度”使用意志力而“耗竭”意志力。并不会早上决定了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下午就没有“意志能量”来处理大事。

越来越多的新研究也显示,实际上是我们的信念(比如说“意志力就要用完了”)在影响我们的意志力状况。比如说一项全新的东西文化对比研究显示,和西方受试者不同,相信意志力越用越多的印度受试者在面对意志力实验的时候,果然意志力表现越来越好。

此前认为意志力是一种有限资源的学者也开始纠正他们的看法,开始支持意志力可能不是一种很容易被耗竭的资源。我们表现出的意志力多寡其实取决于我们的信念和我们的动力,

Photo Credit: No Apology by Thomas Hawk Licensed under CC BY-NC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