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北美社科博士如何在硅谷找实习的文章,想到了我过去半年非典型找工作的履历。没事写出来吧,纯流水账懒得润色了。 简单说一下背景,美国,非名校文科博士。量化统计一概不会。成绩单上能找到什么统计课、微积分课的记录,但是除了能拿出去吹我有过相关履历以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在大陆香港有一点还可以的商业、运营经历,承蒙投胎好,也有一点社会关系。但是到了美国以后,作为新移民,什么社会关系都没有,谁也不认识,一摸黑自己干。 结果:今年开年三个月,Offer收到手软,本地各色大大小小创业企业的中高层职位随便挑。我对开发没兴趣,所以运营、市场、销售什么的都有。创业公司当然有很多不靠谱的。但是也有不少拿到几轮投资,发展已经颇为上轨道的。有得选,自然容易挑到好一点的。 总结:主要是运气,以及在运气到来的时候抓住。 到了博三的时候,我意识到念哲学博士没戏。并不是找不到工作。我导师手下的博士基本都在多年折腾之后找到了工作。但是让我花三年五年流窜于各种博士后或者临时的教研岗位之间,反复申请Tenure Track教职,总觉得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再加上就算找到了文科助理教授的职位,一年也就拿拿五六万美金的薪水。总是想生活过得再舒适一点。 我博士所在的学校虽然不是名校,但是名气还是有一点的。

今天开了一场人文博士求职的社交会,想吐的槽太多了。已经在网络上吐了俩,粘贴如下: 什么鬼嘛,我们好不容易组织了一场人文博士求职的社交会,结果人文博士纷纷跑去教育啊(哎当然是真心挖心挖肝做教育的那种教育)非盈利啊的公司摊位去了,留下赚大钱的实业、风投机构的摊位前完全冷场,害得我们组织者还要去尬聊。。#穷不要怪别人好吗# 真事,今年年初我们特意谈了两个实习机会,专供人文博士。可以在学校安排的一大堆实习机会里随便挑,薪水5000,每周五还提供学校的强化商学培训。结果临近截止日期,合作方传来消息没!人!申!请!害得我们求爷爷告奶奶找人去申请免得削合作伙伴面子。给人文博士找工作我们容易吗! 我跟你们说,这场会上槽点真的是吐不胜吐。比如说来的公司跟我们说,一个职位都没招到,因为没有一个人带简历!明明宣传上说有公司在招人的。不少公司反映,很多人文博士上来就说,已经博四博五了,自己觉得教职无着,已经焦虑一两年了,又不知道干什么。 我去,焦虑一两年了还不出门去找找机会啊!在家焦虑一百年都不会有人给你工作的啊!焦虑一两年了至少出门以前打印一份简历好不好?再说了,求职社交会上敢不敢不要一上来就说自己焦虑一两年了。我们开得又不是病友恳谈会! 除了主要是满足学生要求,找的是教育、写作/文书、非盈利的公司以外,

读博读的不是寂寞而是抑郁

博士 发表在《自然 生物技术》上的一篇研究 显示,博士生是精神健康问题的重灾区。研究生陷入中重度抑郁和焦虑的风险是常人的六倍。在这份涉及了两千余名研究生,主要是博士生受访者的研究中,41%的受访者经历了中度到严重的焦虑,39%的受访者经历中度到严重的抑郁。与此相比,中度到严重焦虑或者抑郁的患者一般在人口中占约6%。 研究者进而怀疑研究生的心理健康可能和他们的导师有密切关联。超过一半的抑郁或者焦虑中的研究生认为自己的导师不能够帮助自己的事业,或者觉得自己的导师不看重自己。 双语 过去的研究和日常观感都认为双语者有各色各样认知能力上的优势。对152份研究的元分析显示,在常见的执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所属的各项能力中,研究者并未发现所谓的双语优势。比如说在心理抑制能力、心理监控能力、注意力、注意力转移能力和工作记忆等认知能力上,双语者均没有表现出统计性显著的优势。 鱼油 听信各色宣传的家长们常说鱼油中富含DHA (Omega-3 Docosahexaenoic Acid),可以帮助孩童提升认知能力。在一份随机双盲的实验中,研究者给376位阅读能力较弱的7-9岁健康孩童每天服用600毫克的DHA或者安慰剂,并且坚持四个月。研究显示不能发现DHA能显著地,明确地改善阅读能力、工作记忆或者孩童行为。 Photo Credit: * by Cecilia Lee Licensed

其实今天本来是想写写科学的,比如说看到这篇老论文,讲美国人越来越宅,特别是年轻人特别热爱呆在家里。 但是又看到木遥老师这篇文章,想到了自己过去一年的经历。 博士念到博三,一切节奏都慢下来。课上完了,博士论文一时半会也写不完(虽然其实好像写得太快了,目前的进度似乎是提前两年写完。。。),于是就开始想想未来的事情。我这混合学位,什么都不沾,别人看起来很神秘很强大的样子,自己心里知道无论去哪个学术方向,都要被嫌弃缺乏专业训练。就职是很艰难的。 以前虽然有点商业经历,但是毕竟念书那么多年了,谁都不认识了。于是重新开始找找别的机会。然后就立马发现了一个很神奇的现象:文科博士普遍缺乏社交意愿,或者说学术以外的生存能力。但是学校的各项管理和运营又迫切需要各个学科的代表参与。 我来举个自己的例子。学校有个学生自治团体。大多数人都是被自己的系部“委派”的。我第一次去也是被自己的项目委派。一去就发现,大家一下就把不干事的职位抢光,留下了需要干事的委员会主席之类的职务。于是我就去占了。占了以后其实我也没干什么事。自治团体搞搞什么活动大多也是吃力不讨好,辛苦地规划,也没人来,也没人领情。但是有了委员会主席的头衔,校方就会看重许多。 看重的原因当然不是校方喜欢跟学生自治团体打交道。看重的原因是因为不但有一个花瓶,还是文科项目的花瓶,一下帮忙把学生参与感装点得很好。 但是花瓶到实锤的距离有时候只有一步之遥。比方说校方也很关心文科博士的职业问题。

自己学校已经公布了PhD的就业数据,我再拿出来估计也不会碍着谁的事了。随便统计了一下我校文科博士的就业情况。 首先是几个简单的说明: 我对“文科”的定义是“学术上基本不使用定量方法”。有些社科学科很难归类,我发的数据,就由我说了算了。 我校文科排名基本都挺糟糕的,平均一下整体处在大概20名左右,有的系可以进前十,有的系。。。我都不知道它们在哪里。 我只核算了每个学科毕业学生的人数,以及曾经进入终身教职线或者得到终生教职的学生比例。有些人得到终生教职以后离开学术,有人在终身教职线上就离开学术。每人的理由不一,很难解读。所以只要他们曾经进入过终身教职体系,无论现在如何,都纳入统计。 统计的时间段是每个系有统计的年份(平均过去十年左右)。 好了,直接看图: